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ningqiao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六八年六月十九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二团.七九年一月返京.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二十二公里处(十)  

2013-12-24 18:27:44|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井下工作那十来年间,采煤队因公牺牲的有一位上海知青,一位佳木斯知青.受轻重伤的就数不过来了.我就是其中一个,七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四点班(下午四点上班,夜十二点下班)放炮工图省事,用电雷管引爆本应分次联接,单炮连放,结果来了个齐放,巨大的冲击力把支撑用的两排密集冲倒了,加上煤层突然变厚达四米,下面的工作就没法进行了.按地方煤矿的规矩处理遇到的险情要"排票",也就是工资级别高的先上.可我们知青工资一样都是三十二元必然是班排长先上了.我那时是副排长下井时间最长当然不能退后.结果一块约两平米失去支撑的夹矸石一下砸倒了五个人,一个带班副连长,两个排长,两个班长.可谓伤亡惨重.我断了两根肋骨,胸椎脚腕也都受伤了,万幸没砸到头上捡条命.有一次回采,放炮工放完炮从掌子面上面走了,我从下面溜子口上去查看,炮烟还未散尽,就听见里面噼喇啪啦掉碴,凭经验一听掉碴大小就知有麻烦了.急忙翻了出来,还没等站稳就冒顶了,巨石夹着煤块急冲下来把溜子口堵满了,夹杂着浮煤的气浪把我掀倒在地.晚出来一秒钟吾命休矣.我生来就胆大.那时也年青,在井下经历多了,就没什么了.但说真心话我只有一次是真怕了.七五年冬我已经调到煤矿生产组工作,那天开了一整天会,刚回宿舍矿领导又把我们几个叫了回去,说井下停工了,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到了井下一看,工作面上除了两排密集,外面几千平米的采空区只有一根独木支撑在关键部位,其余的支撑在人工放顶时被崩倒了,顶板就是没放下来,工人不敢干活.在顶板的压力下那根支撑的独木已经明显变粗了,树栉子也缩进圆木里,树的汁液也浸了出来,但就是不倒.破裂的顶板呲牙咧嘴,极为恐怖.为了尽快恢复生产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回柱绞车把它拉倒了.问题是谁下去用钢丝绳拴它呢?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有危险,顶板随时有可能下来,那不是生死的问题,是肉饼或肉酱的问题.我环视了一周个个拖家带口,只有我是光棍.我那"个人英雄主义"又来了,一句话:"我来"拖着钢丝绳沿着二十多度的坡就下去了.出溜到圆木边上头发都竖起来了,哆了哆缩把钢丝绳挂好就握着钢丝绳往上爬,那三十多米就像几百米,太长了,手被钢丝绳上的毛刺划破了都没觉查出来.上来我才发现衣服都湿透了.拉倒了支撑木我们退到安全地带.就听见里边像打闷雷一样响了十几分钟,等到没动静了走去一看顶板完全放下来了,最大块的石头像卡车一样.从井下上来时我歇了好几次,腿都软了..这是我一生中唯一次吓成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