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万宁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六八年六月十九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二团.七九年一月返京.

GACHA精选

[原创]逝去的酒铺(下)  

2013-03-15 11:58:35|  分类: 陈年杂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年代,鼓楼东南角有一家酒铺,就是现在正建时钟博物馆的地界儿.路东一间门脸,东西两间打通,后面有一小院住家.门前空地上有一类似单杠的架子上蹲一只黑色大鹰毛羽蓬松,,整日缩头缩脑,一付怂像.很难与目光犀利,展翅高飞的雄鹰联系在一起.倒像一只落汤鸡.但据主人讲,别瞧平时这样一但到了郊外捕兔子,立马儿来了精神,一天能抓七,八只野兔.而这正是酒铺的野味招牌菜.像酱兔肉,酱兔头,用竹签串起来熏过的兔杂儿等下酒菜.再有就是初冬天气刚煞冷儿的时候大批候鸟南迁,掌柜的兄弟几个就永定河滩上用拉网捕寒鸦了.现在这种候鸟在北京己不多见了,那时一过寒鸦就成千上万.天一黑就在郊外歇脚了.寒鸦从体型上比鸟鸦小些,全身乌黑只有脖子上有一圈白毛,像围上了一条白围脖,所以又称"白脖老鸹"捕来后去毛加工好,就成了有名的"卤煮寒鸦"就靠这些野味,小酒铺的买卖还不错.但是一般小孩是不敢上酒铺门口玩,掌柜的总是一脸横肉一对大眼珠充满血丝,凶巴巴的.想看鹰也站的远远的.只有我是个例外,据说家父早前曾帮助过他,至于帮什么也没人提起过.反正我一去,掌柜那张凶脸上立刻堆起笑容,随手拿起几块熏兔杂儿往我手里塞.我父母总是不让吃,说他家东西不干净,我有时经不住诱惑,也吃几块,说实话真挺香的.家父从不上那家酒铺,到现在我仍不知为什么.

还有一种铺子,称之为二荤铺子,卖散酒,啤酒.不卖主食.主要经营一些自制的酱肉,猪头肉,拆骨肉,,猪耳朵,肉皮冻,粉肠,凉拌菜.有的也有一两张桌子,但不设凳子,要喝酒也只能站着,为的是不让喝酒的在这儿泡时间,从经营范围上讲这样的铺子属于商店,不算酒铺,上的税也就不一样了.七十年代后就不多见了,因为不赚钱大部分改成了小饭馆.百姓的生活提高了,不上饭店就批发一箱回家喝去吧.酒铺文化也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远远的逝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