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ningqiao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六八年六月十九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二团.七九年一月返京.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别叫我厨子  

2015-03-14 22:4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有个红白喜事,会个亲友,谈个生意,酬个辛劳都在外边找个饭店撮上一顿.少数知根知底的好友才让到家里,亲自做几个莱热闹一下.请到家里吃饭是很高的礼遇了.物质匮乏的年代光有钱都没用,我二大爷他大儿子结婚时就挨家攒的粮票.那光景谁要敢说不如解放前,那他就离炮局不远了.我上辈算是读过书的人,再往上....不说了,反正我有这基因,不算是转基因吧.我曾爱过这门手艺,主要是家传,也曾为学做一个菜花八块钱(半个月菜钱)买来尝尝口味,火候.家父是启蒙师傅,虽说练得少,说的多但绝不是假把式,按他老人家说的一做还真叫座.单说我家这年菜传承何止百年,那时极少有反季节蔬菜,黄鱼大虾也没人工养殖,什么季节吃什么.耳濡目染多少也学了点.老北京宅子大的办喜事搭天棚,垒灶台,请大师傅来家掌灶.小门小户的请会手艺的朋友帮忙,很少有本家亲自上灶的.我结婚就是请专业的厨师战友掌灶,印象太深了都做了那几道菜至今还没忘.现在这位特一级厨师挚友除重要场合一般是不做了,干烦了.
我从兵团返城后在七机部上班,工作之余常和工友聊做菜方面话题.特别是快下班时都饿了,让我这一侃他们直咽吐沫.后来传出去了故事就来了.我干的工种是维修钳工,只要设备不出问题每天巡视两遍就没事了还算轻闲.一天星期六下午刚上班,科里外号叫老叼的找我来了,这小子是开汽车吊的平时爱打篮球,交往挺多.一见面急忙说:"快跟我走,救我一把",我问:多大事这么急,你杀人啦"?."快走,路上说".我急忙和领导请了假,跟着他上了公交车.在车上他讲了事情经过.原来,今天晚上他的一个发小结婚,厨师是他给介绍的,中午那厨子和本家儿言语不和,打起来了.一气之下甩手走了.头天都"落做儿"(指半成品准备好了).再找专业厨子谁都不接了,看你聊的挺内行,就帮兄弟一把,救救场吧.我一听急忙说:"这场面我也没见过呀,办砸了怎么办"?他说:没事,我吃过你炒的菜,照你们家过年那样做就行".我心一横,反正也请了半天假,招呼吧.到那家之后全家人都出来了客套话说了一大堆.我嘴上应酬着说:"没事,没事".心里头也含糊着呢.等我把半成品都看了一遍,本家准备办四桌,二桌一上,六冷荤,八热菜,(其中梅菜扣肉,肉丸己做好),炒菜面的格式.菜品和我们家宴差不多,我一下放下心来.估摸着时间还来的及,根据现有材料又加了两个凉菜其中一个是孔雀开屏的大拼盘,(这两道菜是我结婚时跟那位特级厨师战友学的)正好八凉八热,凑成八八席.大拼盘中间用心里美的萝卜雕了一个孔雀头,四周用腊肠,鸡蛋,黄瓜片,莴笋丝等摆成孔雀尾.一端上桌一片叫好声.后来就很顺利了.晚餐结束后老叼及本家更是感激,非要给我五十块钱,我坚决没要,收了一包喜糖回家了.初试身手取得了成功心里自然是爽快,接踵而来的就是麻烦.逢年过节结婚的就多,八十年代经济好转取消了票证,餐饮业还未发展起来,大多数办喜宴的还不兴去饭店,就请厨子来家操持.本家准备来多少人办几桌告诉厨师,再由厨师开单子备料,大牌厨师讲排场,厨房环境不好,原料不上乘,不愿凑合怕伤手艺.况且原料浪费大,收费高.平民百姓就把朋友请的这类能替本家着想,少浪费,能凑合,不计较报酬的"野厨子"捧红了.我那时基本每个星期日都有事,累没少受.挣不挣钱搁一边,人缘混的挺好,我都调动工作了原单位主任儿子结婚还把我找回去掌灶.那些年兴钓鱼攻关,我请业务户钓鱼,结帐时会计不在场,收不了支票,现金中午吃饭时又花掉一些根本不够,差多了.还真做难了,正巧鱼老板来了,我刚要解释鱼老板一下把我手握住了,原来正是那位主任的儿子包的鱼塘,不但没收钱还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管了一顿晚饭.席间一再说"我炒的菜可没您炒的好吃".可见那时给人留的印象.
我经历排场最大也是最累的一次是老叼他小舅子结婚.他们是顺义农村的,庄户挺大有两个篮球场大的院子.当家的是村干部自然来客少不了,院内露天垒了两个灶台,还有两个用汽油桶改装的行灶,一个用脚手架盖苫布搭的大棚当厨房.四个厨师,五个打下手的,我负责凉菜冷荤,那架式我还是头一次经受,两头猪,八十条鱼,四笼鸡.光西红柿就三百斤.同时开八桌,八碟八碗流水的席.八碗都是事先蒸熟的,上桌前用蒸笼热一下就行.八碟中有四冷荤四热炒.站灶的师傅其实并不太累,大部分工作在头天都做完了.新郎官接回新娘传统仪式走完后就开席.头八桌都是重点人物,有乡里镇里的领导,送亲的娘家人,本村本家至亲,所以上的菜都精致些该点缀的点缀,凉菜刀工,摆盘都加了小心.等这八桌一撤,流水的席来了,一拨吃完又来一拨,随来随上,摆盘也不讲究了,点缀也没了,堆上就行.也不知多少桌了,盘子碗都洗不过来,有的干脆就不洗了.盛上菜又端上去.照样吃的干干净净.连着干了两天我腿都肿了.临了本家给每人打了二百元的"喜儿"相当于我三个月的工资.半夜回家敢赶紧睡觉,天亮还上班呢.自此以后再有这差事打死也不去了.在单位还是那句话"别叫我厨子".(注:"炮局"曾是拘留所在东城北新桥附近)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