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ningqiao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六八年六月十九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二团.七九年一月返京.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也说<<老炮儿>>  

2016-01-04 21:2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电影<<老炮儿>>的热播,京城掀起了对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对生活在我们身边平民百姓小人物的回忆和关注."老炮儿"这个称谓随着文革的结束也逐渐淡出邻里坊间的语言系统.70后的语言辞典中很难见到这个词汇.具我所知这个词来源于北京东城区北新桥附近的<炮局胡同>原址为明淸两代制造火炮的地界,民国时期改做监狱直至解放后。"炮局"成为北京第三监狱的代名词(一监在自新路,二监在德胜门外功徳林)。"老炮儿"这词早期泛指进过监狱的人.五六十年代人性还不这么滥,行有行规,街头小混混也不敢太放肆,像妄议国事,妄评国家领导人的不多见。俩顽主儿一碰面互相照两眼就是挑衅,然后相约进胡同僻静地方比试,或摔跤或打拳无论当带多少同伙也不会一拥而上打群架。只要败者服了,可给钱治伤今后就是朋友,再有小辈挑衅,一互相提各自老大都认识很可能就不打了,这叫局气。文革时就乱了,一见面就"口里口外,叉子板带",后来发展到一句话不和直接板砖,刮刀,菜刀,斧头的招呼。直到八十年代"严打"才把这股风压下去。还有比谁更坏的,两个小子碰上了要打架先"盘道",一个说判过三年徒刑,另一个说在新疆判过十年。那判三年肯定沒判十年的更坏,资格更老,行啦,不打啦!服了。至于自已因为什么事由被判刑的也不是都敢说。因为打架的,故意伤害这类暴力犯罪气壮点,盗窃的次之,像强奸这类在监里监外都让人不齿。被认为是不光彩中的不光彩。
五十年代我们邻居有这么一位,叫x大海在二十来岁,在东城非常有名,经常在鼓楼一带活动,人送外号"镇鼓楼"。身材不高但非常强壮,靠缷火车卖大力为生。我曾见他和人打赌扛八袋面粉蹲下再站起来,足有四百斤。据说鼓楼附近沒人敢惹,小商小贩的见他也点头哈腰的,拿点东西吃顿饭也沒人敢收钱,我并未亲眼看见。他从不在家门口耍混,和邻居们相安无事,还是位大孝子曾卖血给他父亲治病。我那时年岁小也只是听长辈们传闻。只有一件事我记忆很深,我在小学一二年级时放暑假,正在门口玩,他从用大手勾住我的脖子说:"我带你逮老干去"!(老干即蜻蜓一种)。我问:"沒有网拿什么逮"?他说:"到那儿就有办法",我当时沒弄明白,就稀哩胡塗跟他走了。结果到什刹海边有几个半大孩子正用网逮蜻蜓,他一把就把网抓过来了,一改往常和颜悦色,眼啨冒出吓人的凶光,这时我才明白他说的办法就是"抢"。那几个小子看他这凶样敢怒不敢言。回忆起来那双眼睛到现在还让我不寒而慄。玩了一会捉了几只蜻蜓给我拿着,又恢复平时神态,把网还给那小子还给了一毛钱,说:"我不白使你的网"。这大概就是所说的"局气"吧。可以后我真有点怕他,尽量躲着一看他过来急忙往家跑。那年冬天来了几个警察给他带上手铐抓走了,走到门口还朝我还挤了挤眼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听说是打架伤人判了十年刑。六二年春天他被一小排子车拉回来了,脸是青色的瘦成一把骨头,患了肺结核,回家没几天就死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