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ningqiao的博客

 
 
 
 
 
 

[原创]<野花>

2017-9-25 8:05:01 阅读38 评论8 252017/09 Sept25

<野花>

一簇幽兰蔽树间,

与世无争自得闲。

愚人不知芳名在,

胜过庭院花万般。

作者  | 2017-9-25 8:05:01 | 阅读(38)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创]怀柔喇叭沟门(一)

2017-9-22 13:50:31 阅读166 评论4 222017/09 Sept22

<<月追星>>

初亏弯月挂苍穹,

欲用金钩钓晨星。

昨夜酒酣方自醒,

仰头额手沐秋风。

(秋游怀柔喇叭沟门自娱)

作者  | 2017-9-22 13:50:31 | 阅读(166)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江湖棋局

2017-6-11 18:37:31 阅读196 评论4 112017/06 June11

写了几篇有关"江湖"的小文,有人问我什么是"江湖"呢?。武林有武林的江湖,艺人,帮会等都有不同的解释,不一而同。我比较赞同"江湖"是--不受当权者管制,不受法律约束的环境这一说法。

中国象棋盛始于明清,快速大众化伴随着茶肆的发展而兴盛。旧时凡茶馆十之八九都有象棋对弈,大型茶楼甚有挂盘演示。当然也有围棋。南方我没考证过,北方茶馆下围棋的远不及下象棋的人多。那时在茶馆下棋基本都是挂彩的,对胜者有一定奖励,但绝不过份。至现今在北海,什刹海边边角角也有棋友对弈,先各自在棋盘下放上几元钱,胜者也不多说话,掀起开棋盘拿了就走。也就是"小赌怡情"吧!下棋也能看出人品来,我认识一位"老赖"悔棋,敲盘,念秧,拉抽匣无所不用,为人所不耻。

文革前我家附近的公园,文化馆经常有大师级棋手对弈,供象棋爱好者欣赏。那时受条件限制只是在现场竖立一面木制大盘,节点上钉些铁钉,饼大的棋子用竹杆儿挑起根据双方对弈实况挂在上面供人观看。在东四工人俱乐部室内会将双方行棋步骤用幻灯打在舞台条幕上,深受欢迎。而街头利用象棋残局进行诈骗的就龌龊的多。

七十年代我在街头碰见过摆残局骗钱的,摊主扬言:客方胜一盘赢一块五毛钱,输一盘五毛钱,下成和棋互不相欠。现场有人应对,先输一盘给摊主五毛钱。不服气再战遂胜,摊主坦然兑现,客方纯赚一块钱。见此情景有些自认为棋高人一筹的"二憨子"撸胳膊挽袖子就上去了,先输一盘不服,又下又输,又不服,后果可想而知。需知先前那赢钱的本和摊主是一伙的。这"江湖棋局"都是利用象棋残局诈骗,双方子粒或多或少,有时明显一方子粒占优,但获胜的确是不占优的一方。这些残局都

作者  | 2017-6-11 18:37:31 | 阅读(196)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江湖水深

2017-5-19 21:00:56 阅读130 评论8 192017/05 May19

八十年代中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各种票证,人员流动性明显增强了。各色人等怀着不一而同的目标生活在北京社会各个层面里,除机遇也有失落和无奈。当时我在南郊一国企工作,早期乘公交车上下班。毎天在永外341路总站换乘20路公交车。那天我上班有点累,在永外下车到护城河边吸支烟缓解一下。河北岸经常有一些人围在一起看热闹,司空见惯平时也不怎么留意。当时听见喝彩声很大,也就好奇的走过去一看究竟,分开人群走到最前一排蹲在地上。只见中间站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中等身材,虎背熊腰,白净脸膛。上身穿一红色挎栏背心,外露格格楞楞腱子肉。下身着灰的确良长裤,脚上一双白球鞋。左手抱右拳行了江湖礼。言道:"我来自四川,人称峨嵋小冯。路过此地盘缠用尽,求大家帮衬一下。下面我给大家表演硬气功""鼻梁碎碗"。说罢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碎碗碴,用大拇指按在鼻梁上,只听一声:"嗨",那碗碴登时粉碎,纷纷落下。众人高声喝彩,有不少人往场子里投钱,大部分是一毛两毛的零票,鲜有五毛以上的纸币。

见有人打赏小冯来了精神,表演单指断砖。先在右手腕上缠上一条脏手绢,左手持砖,骑马蹲裆,右手握拳,食指前出触砖,运气发功一气呵成。只听一声"嘿"谁知那砖竟毫发无损,众哗然。又运气又发功又一声"嘿"又一击,那砖应声而断,喝彩掌声不絕,有沉稳者抚髯喑赞。我第一次看他击砖注意力全在他发功动作上,手指触砖那一刹刻并未看清,第二次我集中精力看清了,他那食指并未接触到砖,而是用掌根击断的。我蹲在低位得以看淸。他的动作很快,手背又挡着,站立的人自然无法看到其端倪。发现这幕后感觉索味,扔下两毛转身离去。自此后只远观。

作者  | 2017-5-19 21:00:56 | 阅读(130)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创]江湖斗,逗

2017-5-2 21:30:40 阅读119 评论5 22017/05 May2

近来北京爷们儿和太极杠上了,众所周之。我才疏学淺不敢妄评,也就是动动嘴皮子,找一些圈内人探访则各,容后再叙。

那年我郁不得志(不知自己吃几碗干饭),在家当病号。百无聊赖,早起去东华门南筒子河边看-些人练推手,只见一中年男人四十多岁,面黄,略有发福。上着十三太保对襟白禂功衣,下身白色灯笼裤,足蹬一对双梁百纳黑洒鞋。姿成马步,众星捧月般的被围在中间。先是一壮汉上前用双手力推住那人腹部,只见那白衣人鼓腹略一用力,壮汉后退数步坐地,一脸无奈。而后又加二人,三人共推,皆被那人凸肚顶倒。在下愚昧,况不知天高地厚,自荐一试。那人环顾见无人表态,再加上余身材并不出众,略显瘦小也就沒放在眼里。殊不知我有矿井下推矿车的功底,有两个轱辘不转的矿车也能推几十米。

上前马步双手按住对方腹部,刚一用力感觉那人有向下蹲的动作,再一用力那人明显要后退,瞬间我明白了,随即起身收手再试。也学前几位一样倒退几步,连说惭愧。转过身来骑上车就跑,唯恐晚走几步让那帮徒弟揍一顿。

作者  | 2017-5-2 21:30:40 | 阅读(11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三星高照

2017-1-21 21:33:58 阅读121 评论6 212017/01 Jan21

年幼时逢腊月廿三进小年儿,天黑后,家父领我等儿女熄室内灯火,立于正屋(北屋)窗前。指天空南方说:"看!三星正南,就要过年",印象颇深。按旧传统的说法,节前常云:快过年了免说脏话,谨言慎行。节中云:大过年的不要说不吉利的话。节后云:刚过完年,老实点。我等儿女逢过春节前后近一个月,始终浸泡在这年复一年的传统说教中。pm2.5那时还未出现,阴天下雪除外,寒冷清彻的夜空占多数天,其实仅凭嗅觉就知道要过年了,空气中漂散鞭炮的火药味和诱人的燉肉香。

所谓"三星"是指冬季正南方迎新年的三星,而不是夏天一个牛郎挑俩孩子的"三星"。现在说"三星"是天文学中冬天猎户座的三星,从左至右分别是福,禄,寿主管人间禍福,贫贱,生死,和现民政部职责差不多。

关于三星最早出现于<<诗经>>"绸缪束薪,三星于天"。前一句按我的理解;是用绳索把柴禾捆起来,而后有言"用于牑户"。那么"未雨绸缪"就好解释了,"绸缪"就有缠绕的意思。也就是说:下雨之前用绳索把柴禾梱起来,挡在窗户外,避免糊纸被雨水打湿。据我揣测可能是指长江以南的冬季,北方冬季下雪。这和"窗户纸糊在外"可能是姻亲。

作者  | 2017-1-21 21:33:58 | 阅读(12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京味<打卤面>

2017-1-19 21:28:23 阅读141 评论5 192017/01 Jan19

说起面条大概全世界都不陌生,改革开放后"老北京炸酱面"扑天盖地应运而生。外国面条我看过,沒吃过。短见了不是,仅中国的面条我也说不全。北京炸酱面冠上一个"老"字,再抹一笔"老佛爷"都爱吃。不就从平民吃食上升到皇家食品啦。跑一下题;南方油炸臭豆腐到京城也"入乡随俗",有称"老佛爷"也爱吃。呸!这个臭半条街的玩艺儿给端上去,御厨脑袋就没啦!据传北京<王致和臭豆腐>进宫,也是用香油盖着的,虽无史证但此臭豆腐绝非彼臭豆腐。

再说老北京除吃<炸酱面>外还有一个广受北京大众欢迎"打卤面",因原材料复杂,平民百姓也不是能经常吃的。北京旧时婚丧嫁娶,流水席有一餐式叫"炒菜面"除备几盘下酒菜外,主食就是打卤面。一个是省,一个是快。快不用说,省就是把剩余的高汤,碎肉都可利用上。

正宗打卤面很讲究,原材料有五花肉,黄花,木耳,囗蘑,鸡蛋,鹿角菜等。先把块状五花肉紧透,再煮至七成熟捞出切片,用原泡口磨汤或鸡汤煮开,再加入黄花木耳等材料再煮至熟,用红薯淀粉勾芡后下入蛋液,最后炸花椒油淋入即成(浇皮子)。佐面外加咸胡萝卜丝,蒜汁。

食用时有别于炸酱面,炸酱面不拌匀了沒法吃。正宗吃卤面不搅拌,盛小半碗面条上面浇卤,边吃上面卤料,边从卤汁內挑面条吃,一活弄就泻了。咱北京吃面条一般管勾芡的叫"卤"不勾芡的叫"汆儿"。

作者  | 2017-1-19 21:28:23 | 阅读(14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本色

2016-6-12 10:30:56 阅读310 评论9 122016/06 June12

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三十二团釆煤队第一任连长,创建人,奠基人姚仁贵同志在1995.1.5因病去世。当得知这个消息后许多老职工,老知青无比悲痛,当天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几百人为老连长送行,缅怀这位把多半生无私奉献给北大荒的革命老人。

姚仁贵同志1921年2月出生于河北玉田.1945年9月参军.1958年从广州军区军械股(任股长)正连级.转业至北大荒八五五农场三分场。

姚仁贵连长在釆煤队尊称为"老姚头"被誉为采煤土专家,知青贴心人,职工的主心骨。那时全连几百口人都住在连里,大小事解决不了都要找姚连长。大家非常信任他,两口子打架也要找他评理。经常是从工地回来正吃饭就有人找来了,只能放下饭碗解决问题。姚连长从不大声批评人总是和颜悦色讲清道理。然而非常有权威,有时几个人吵架谁都劝不开,姚连长一来立刻停止,鸦雀无声。就连釆煤队最难缠的角色也称"在釆煤队只怕姚连长一个人"。一个身才不高,干干瘦瘦的小老头哪来这么大的威望?全连职工最清楚。  五九年为解决全团取暖烧煤问题姚连长奉命组建釆煤队,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带人挖探槽沟,找露头(煤层和地表土接触部分)。六零年先后建了两口井,称东西工地,东工地一口在向阳四队一带(后废弃),西边一口(后改为通风口,黑河矿初期也用于通风)。六一年十二月又勘测出采煤队煤质最好的当家矿井,知青返城后成立煤炭公司又持续开釆多年。当初建井时带领28人,人工掘进,手刨人背,投入生产。(也就是后来有知青参予的矿井)。当时条件艰苦全靠炮崩人背,没电钻用大锤钢钎打眼放炮。包括架棚子,安全,技术,管理姚连长全部参与其中并身先士卒。那-辈人同时经

作者  | 2016-6-12 10:30:56 | 阅读(310) |评论(9) | 阅读全文>>

[原创]夏日玉河

2016-5-15 16:01:24 阅读31 评论12 152016/05 May15

前两日除去风就是雨.今早天气不错,心情也好.沿玉河溜了一圈.东不压桥儿边上的月季花开正盛,顺手拍了几张,俺住这地界儿就是市中心,闹中取靜也算是一块宝地了。

作者  | 2016-5-15 16:01:24 | 阅读(31)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原创]什刹海一瞥

2016-4-30 14:47:33 阅读53 评论13 302016/04 Apr30

看惯了什刹海风景区白天摩肩接踵的游人,夜间灯红酒绿喧嚣。四月的一天上午路过湖边,忽然觉得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游人罕见。用最原始,最温柔的方式呈现在我的面前。一切都显得安静,和谐。让人不忍离去。

作者  | 2016-4-30 14:47:33 | 阅读(53) |评论(13) | 阅读全文>>

三十二团釆煤队知青名录

2016-3-22 14:40:40 阅读1162 评论7 222016/03 Mar22

北京知青(男)

邵永建 禇长明 高云生 原永成 王炳忠 王琦 张瑞林 王俊富 吉向华 齐入缘 陈五合 苏景胜 王德林 韩全考 王全合

魏大壮 郭广澍 佟荧 苑雪峰 谢利华 赵东喜 王爱国 王金生 王洪星 魏京生 原永堂 刘瑞有 邢起春 张祚山 韩玉民

刘 捷 赵鹤伦 王继明 樊建国 傅祚英 王伟国 宛全增 王守礼 刘贵龙 申建国 周福生 尚兴奎 秦德沂 [来全恩 ]夏海容

王学初 薄増刚 尹玉增 郝会全 刘兆洪 高福成 [周洪亮] [李德旺 ][李卫东] 洪酉昆 王明建 张万友 何飞鹏 王相久

[李洪昌 ]张博庭 刘宝利 [贝胜利 ]张少彬 [张则庄] 候来福 孟宪辙 刘辛帆 邹海岗 于海 贺加啟 翟伟光 张同柱 焦国良 王全水

孙京林 孙沛全 谷兴儒 王新民 [德继华] [曹二祥 ]郝书水 [王增林 ]高福成 张强 尹铁铮 耿建军  彭信 杨永亮 王蕴海

孙凤才  孟昭成 魏祖铨 李平 董志毅 郭连生 王森元 孟玉鸣 张德仲 唐桂林

(女)

王素华 王惠荣 吕雅琴 李素华 温雪琴 王淑珍 高俊霞 郝月华 孙国梅 刘凤英 郑淑兰 于美香 白秀兰 田世玲

赵丽琴 张金生 张丽玉 曹淑玲 索爱香 杨淑娟 王春生 张秀荣 唐美卿 崔秀琴 王亚力[ 吉玉红 ]沈晓华 李智慧

作者  | 2016-3-22 14:40:40 | 阅读(1162) |评论(7) | 阅读全文>>

[原创]冬日说滑冰

2016-1-19 10:19:55 阅读237 评论14 192016/01 Jan19

近日京城气温大降,近十余年罕见.对滑冰爱好者来讲无疑是个福音.什刹海冰场人头攒动,年青人或蹣跚学歩或风驰电掣,年纪大的老手儿,背着双手不紧不慢的轧着圈,时尔前行时尔倒滑.一片和谐欢乐.我家离什刹海很近,冬天水面结冰后几乎每天都去滑几个小时,人工维护的冰场平时我是不去的,沒必要花那钱,大面积野冰随便滑.小时候刚上冰玩的是冰车,在二哥帮助下用木箱盖下面钉两根角铁,找两根铁棍把一头烧红砸尖另一头插进木棍里当冰钎用.大一点学滑冰的时候穿的是"木板冰鞋"现在看不见了,那时小孩子很少买得起冰鞋,就用一寸来厚的木板锯成鞋底样,像澡堂里的木趿拉板儿,下面纵向按两根"豆条"就是黄豆粗的铁条(相当于现在8号铅丝).烫上小孔裝上五根带前三后二,前后各有两个露头木镙丝,蹬冰,刹车全靠它,像红军穿草鞋一样绑在脚上.基本半天就学会了,滑得可起劲了.可是有三费,一费粮食,二费脚脖子,因穿矮腰棉鞋滑得时间一长脚脖子被后面那两根带把脚脖就磨破了.三费鞋里子,好端端-双棉鞋外面看不出来,用不了一礼拜鞋里子就挠烂了.总是补了又补,家长都纳闷儿;这孩子怎么穿的,专费鞋里!.十来岁那年老爸带我去德胜门小市花三块钱买了一副不带鞋的花样冰刀,回来装在木板冰鞋上,感觉好极了.还可以做些花哨动做,小伙伴儿们羡慕不已.十四岁那年夏天才有了我第一双真正冰球鞋还是二手货,花八块压岁钱在后门桥委托行买的.到冬天刚能上冰就迫不及待的一试身手,像正滑,倒滑,鹞子翻身,醉八仙,打冰球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脚长大了穿不上为止.看看现在那些滑冰爱好者的设备动辄几千多则几万,许多人还不只有一双冰鞋,有软鞋,硬鞋,从功能上分有滑软冰和硬冰的,产地有意大

作者  | 2016-1-19 10:19:55 | 阅读(237)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六八年六月十九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二团.七九年一月返京.
 
近期心愿多学,多思考,多写日志,多写点好玩儿的小品文.
血    型 O 型
性格特点: 直爽,爱管闲事.热情乐于帮助别人.
兴趣爱好: 足球.兰球.游泳.钓鱼.和朋友小酌'养花.养鱼.野游.做饭给别人吃.
喜欢运动: 游泳.钓鱼.
喜欢音乐: 外国民歌和中国民歌.
喜欢电影: 科学和纪录片
喜欢书籍历史和北京民俗方面的.
喜欢名人老舍先生.赵树理先生.刘一达先生.
人生格言.有所为,有所不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